传奇“斗士”谢幕:只可远观李敖,不然会被他亵玩

www.d8998.com

2018-10-05

编者按:著名作家李敖今天上午逝世,享寿83岁。

生于1935年,在北京读小学,1949年随父母去台湾,他一生为人特立独行、行文嬉笑怒骂。 1990年后的李敖,面对大众,转向电视媒体,其中《李敖笑傲江湖》影响力甚大。

近年来,他又在凤凰卫视开办了《李敖有话说》栏目。

当年70岁的李敖为自传写下广告语:横睨一世、卓尔不群的李敖,其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,恰如一则现代传奇:从文坛彗星,到人人口诛笔伐的大毒草;从论战英雄,到十四年牢狱之灾,被查禁的书有六十九种之多。 他个性放浪不羁,过去与胡茵梦等众多美女、才女有过亲密关系,也曾收到死亡威胁,却从未停下手中锋利的笔……李敖是个斗士,如果用各个瞬间定格他的一生,可谓传奇。

饱受病痛折磨多年的李敖,早在去年6月,写下一封公开亲笔信,言语里柔和了不少,希望跟家人、友人、仇人好好告别,对于来宾,不管你们身在哪里,我都会给你们手写一封邀请信。

邀请你来台北,来我书房,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,合一张影,我会带你去看可爱的猫,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,一方面是留作你我纪念,另一方面也满足我的一点私心:告别大陆媒体近10年了,我想通过这些影片,让大家再一次见到我,再一次认识不一样的我,见证我人生的谢幕。

谢谢各位!李敖这辈子起起落落,有名气大到没边的时候,也有过气的时候。 他那种过度的自我吹捧,是不是也是自大与自卑共存的呈现呢?李敖一生骂人,也挨了一辈子的骂,倒也相当公平。 只是他骂人够狠,又喜欢走下三路,别人未必有能力奉陪。

李敖这辈子起起落落,有名气大到没边的时候,也有过气的时候。

他的立场之变,也曾让人感叹。 抛下这些不提,我想聊聊他的性格。 留意一下身边人,我们总能发现这样一个群体:他们以率真自我标榜,以不虚伪为美德,经常来一句我说话直我就这样。 这种率真还体现在许多方面,比如夹菜时用筷子拨来拨去,蘸调料碟连筷子一起伸进去等等。 与之相应,生活比较讲究的人,往往会被率真者嘲笑为瞎讲究、装。 其实,率真不虚伪并不等于粗鲁不文,可惜的是,许多人将之混淆。

还有一种人,他们并未将之混淆,却将率真不虚伪当成了粗鲁不文的理由。

换言之,他们是揣着聪明装糊涂,看似粗鲁,实际上是靠装粗鄙混饭吃。 李敖的性格,与其说是许多人推崇的率真,倒不如说是靠装粗鄙混饭吃。

他骂人无数,可什么人该骂,什么人不该骂,什么时候可以骂,什么时候不能骂,他也一清二楚。 这种率直伪装下的精明,当得起营销大师的称号。 退一步说,即使李敖的率直是真的,在现实生活中,你会喜欢身边有这么个天天骂骂咧咧的人吗?即使他自我标榜我骂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,可我有一个本领,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。 年少时曾对李敖颇有好感,将之引为自由主义者的典范。 可后来对李敖和自由主义都有了些了解,便心生疑虑。 有人说过,许多华人知识分子讲起自由主义,各种名词一套接一套,十分高大上,但一说起女人,立刻露馅,变身前清时代留辫子的老顽固。 李敖同样如此,所谓自由主义,无非是他当年作为反对派的一种立场罢了。

一个对女性缺少尊重的人,怎么可能是一个自由主义者?心里住着一个后宫嫔妃无数的皇帝倒是真的。

李敖一向喜欢标榜情史,其实有才者情史丰富,本属寻常,但男欢女爱之事理应平等,物化女性大大不该,拿来当成炫耀工具,就更有猥琐之嫌。 李敖有句名言:我跟女人的关系,可以分为四大类,第一类是和我有性关系的;第二类是没有性关系但有肌肤之亲的;第三类是相识却长入我梦的;第四类是完全不认识的,主要是她们的照片,尤其是裸照。

话语中的洋洋自得,跟前些日子那个写饭局女的中年油腻男又有何区别?毫无疑问,李敖有着深入骨髓的大男子主义,他需要一个臣服于他的景仰者。 从他自己的情史文字来看,他显然更喜欢那些能让他掌控的女性,而非与之平等对话的女性。

当然,他倾心的女性并不会一一如他所愿,所以他更习惯于意淫。

说到底,这种自大与意淫,是内心自卑的体现。

不独对女性,在其他事情上,李敖的这种性格也有体现。 有人认为,李敖一直以被迫害妄想症的姿态活在台湾戒严期的牢笼里,以狂傲掩饰不安,即使台湾早已告别戒严时代。

胡因梦也曾在自传中评价李敖其人:一、自囚、封闭;二、不敢亲密,对妻子亦不例外;三、洁癖、苛求、神经过敏;四、寒冷恐惧,总是戴一顶皮帽,说是怕有人暗算他;五、绿帽恐惧;六、歇斯底里。

李敖那种过度的自我吹捧,是不是也是自大与自卑共存的呈现?胡因梦认为他多欲多谋、济一己之私欲,从他一生来看,并非不贴切。 他与萧孟能的恩怨,虽然本人高呼冤枉,可将萧孟能的房产、古董据为己有是真,设圈套打赢官司也是真。 以至于胡因梦说他无法诚实面对自己的人格失调,他对人总是猜忌怀疑,从来没有诚心和人相处。 他的心中只有钱,为了钱他可利用任何不法手段赚钱。

范泓曾在书中记录,四海唱片公司曾将李敖的一首诗谱曲灌成唱片发行,李敖事先曾当面同意,事后却索赔180万元新台币。

他也曾每天站在窗前用望远镜观察对面一个大厦的工程,想找出施工差错,预备将来以此威胁建设公司送他一栋房子。

此等行径,精明到令人发指。 还是要搬出胡因梦那句话:李敖以一贯颠倒黑白的方式合理化自己幼童般的生存欲望,简直是李敖一生写照。 版权声明:《洞见》系凤凰文化原创栏目,所有稿件均为独家授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。